口袋娱乐正版下载-西安明秦王府城墙坍塌:专家称连续暴雨所致,修复难度不大

2020年8月8日上午,西安明秦王府城墙发生坍塌后,市民围观拍照。人民视觉  图

昨日上午,西安市新城广场西侧明秦王府城墙遗址修复保护砌体出现部分坍塌,致4车受损4人擦伤。
视频墙体包砖直直坍塌下来,车辆被砸中道路被砖土拥塞
8月8日上午9时27分,位于西安市新城区新城广场西侧的明秦王府城墙遗址南墙西段修复保护砌体约20米突然坍塌。
在坍塌前,该处已出现裂缝并落下土块,附近已有一些人围观,多位网友拍摄到了坍塌瞬间的视频。一段视频显示,一米多宽的城墙包砖直直倒了下来,随着包砖的垮塌,黄色的夯土伴着大量尘土涌向马路……
另一段视频中,一名男子站在该段城墙前的马路上打电话。此时,墙体已有土块掉落,随后,该男子意识到了危险迅速跑开,而一辆公交车正好经过,在众人惊呼中,公交司机猛打方向闪避,但公交车侧面仍被砖土砸中,发生轻微倾斜,视频显示车上乘客极少。
很快,公安、消防及政府相关部门等赶到现场,将事发路段封闭。
现场:坍塌前墙体已出现大裂缝,人行道上已拉起警戒线
上午10时20分,华商报记者看到现场警戒线已扩大到新城广场上,多辆消防车停在广场西侧的马路上。
坍塌的夯土、包砖和被压垮的行道树堆满了半条马路,被砸中的公交车和两辆私家车停在原地,均有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白色私家车被冲击后压倒了路灯杆,后面的吉利车被倒下的行道树压住。此外还有一辆车停在坍塌现场边缘的停车位上,车身蒙了一层土,受损情况不明。
采访中有市民说,当日上午8时许,发生坍塌的墙体已经出现裂痕,后来进行了围挡。发生坍塌前的一张现场照片显示,城墙墙体已出现巨大裂缝,北侧人行道上已拉起了警戒线,南新街一段也在人行道、非机动车道外拉起了两条警戒线,但机动车道上仍正常通行。
公交车乘客:突然听见巨响,吓得赶紧从车里跑出来
“9点半,我带着娃坐出租车下车,离那儿就十几米远,突然听见‘咚’的巨响,那段墙就塌了。”一位女士称,她赶紧拉着孩子跑开,吓得够呛。
 公交车乘客董女士说,当时她和姐姐在公交车上,听到巨响,吓得赶紧从车里跑了出来,公交车后面的车窗全碎了,“感觉像捡了一条命。”
当时在广场休闲的多位市民说,事发后看到有几名伤者被送医,据称伤者多是公交车后面一辆私家车上的,还有一位过路老人被溅起的碎渣划伤。
上午11时,工程车辆开始清理拥塞在道路上的砖土。
被砸私家车司机:看到墙体在晃以为眼花了,下意识打方向躲过一劫
坍塌发生后不久,有公交公司人员到场,后来公交车被拖走,两辆私家车仍停在原处。
“当时我的车在路中间,经过的时候看到墙体在晃,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吉利车司机刘先生说,感觉不对,他还是下意识地往左猛打方向,“幸亏躲了下,不然可能就被压住了……”在打方向时,他的右手撞出一小块淤青。
一位将车停在坍塌地边缘的车主说,当日他送孩子,10时左右出来才发现墙体坍塌,车损将报交警部门处理。
专家:坍塌部分不是西安城墙
在现场,记者从陕西省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王伟处了解到,此段坍塌区域为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明秦王府城墙南墙遗址西段修复保护砌体,位于西安市新城广场西南侧,并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西安城墙。
经专家现场勘察,判定明秦王府城墙遗址南墙西段修复保护砌体全长130余米,坍塌部分长约20米,坍塌原因为近期连续大雨所致。
坍塌部分为修复保护砌体,并非明秦王府城墙
据专家介绍,坍塌部分为原城墙遗址新筑保护性土体和东北侧外包砖砌体,未伤及原明代城墙夯土。
据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教授陈平介绍,2007至2011年间,西安市对明秦王府约3至6米高的残存墙体进行包砖和夯土填充加固。近日,由于连降暴雨,导致保护砌体和夯土层脱离,砌体与部分填充夯土脱落。经文物保护部门和多位专家现场勘察后确定,文物本体并未受损。
长年累月暴雨导致墙体“浸水病”,修复难度不大
在现场的陕西省社科院文化专家王晓勇博士介绍,明秦王府城墙距今600多年,由于是藩王府,坚实程度不比军事用的西安城墙,但其属于宫城,级别较高,是非常宝贵的文物。
王晓勇说,城墙里的夯土中有米汤,长年累月的暴雨导致墙体“浸水病”,几百年的风雨侵蚀很难保护得非常完善。他说,前两年就发现了浸水病害,也准备维修,但今年的暴雨来得太突然、太频繁。“这也给我们一个警示,有些文物貌似非常完整,但要经常维护、检查。”同时,也要对其他几块秦王府城墙进行检查,谨防类似事情再发生。
至于修复,他说:“只要原土在,再用古代的打夯技术恢复,修复难度不大。”
知道一下
明秦王朱樉[shǎng]为朱元璋的第二个儿子,明秦王府是其府邸,南墙是其府城墙的一部分,现为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明秦王府位于现新城广场附近,呈南北长方形,南北671米,东西408米,周长2158米,现四墙还残存城墙遗迹。府城的四周原开有四门,分别为东体仁门、西尊义门、南端礼门、北广智门。 (原标题为《近期连续大雨所致 文物本体未受破坏》)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